400-8844-518

移民评估



当前位置:加拿大移民资讯

两个移民加拿大真实故事| 年入80万的香港中产与国营单位程序员

发布时间:2019-08-27 09:06

两个移民加拿大真实故事| 年入80万的香港中产与国营单位程序员

一波又一波的加拿大移民潮兴起,每年移民加拿大的人数越来越多,国内移民的阶层不断扩大。作为一个福利丰厚、环境宜居、教育高质的国家,加拿大受到的评论也褒贬不一,有人说它是一个完美国度,有人说它好山好水好寂寞...

但其实,选择移民加拿大,都只是权衡罢了,选择其中一个的,未必因为这个选择完美无缺,也未必觉得另一个选择就毫无可取。

1

阿海,37岁,香港 金融分析师

当家庭和孩子不堪重负,一些中产会选择移民。

在朋友的眼中,阿海是个急性子的人,在孩子的教育上也是如此。

香港的教育战线,从孩子还在子宫里就已经开始了。

为了能让孩子在9月份之前出生,阿海和妻子算准日子,从前一年4月份就开始备孕,因为香港的三四月份气候宜人,是生产的黄金时间。

在香港,有钱人家孩子和普通人孩子读书的学校差别非常大,想让孩子从小就能够上好学校,做出一些牺牲无可避免,但阿海和妻子不遗余力。

香港的幼儿园大多只上半天课,家里需要有人专门照看小孩,为此妻子辞去了公司文员的工作,一家的经济重担落到了阿海头上。作为金融分析师,阿海的年薪税后差不多有80万港币,但每个月的开销还是让阿海感到心力憔悴。

幼升小,孩子上了片区一所不错的小学。当时有一些教会学校,孩子如果是信徒,上学会容易很多,看到一些家长为了让孩子上教会学校带着孩子受洗,阿海对这种操作不屑一顾。

孩子上小学三年级时,一位老师提醒阿海:要准备小升初了,语数外史地生的辅导班,赶紧排队上起来。

香港中学6年制,初中高中通常在一个学校,小升中,堪比内地中考。而对于普通人家的孩子,政府会同意进行“学位分配。”

为了让孩子能冲进名校,阿海给孩子报了全科辅导班,每天下课补一科,周六补全天,加上学校课业,孩子每天要凌晨才能睡觉。

高强度的补课花销,一个月要花掉一万多港币,阿海给孩子报的还是平价补习班。

两个移民加拿大真实故事| 年入80万的香港中产与国营单位程序员

学习,比赛任务繁重,孩子不堪重负,有一次孩子向阿海说道:“你直接告诉我答案,我不要你给我解题,我要先把答案写上去交作业!”

阿海当时内心很不是滋味,孩子怎么就这样了,但他没有跟孩子讲道理,只是沉默摇了摇头。

为了上名校,妻子与阿海商量,让孩子上金牌辅导班,一家人更忙了。妻子带孩子参加香港和内地大大小小的比赛,孩子从五年级开始,每天都要半夜一两点才能睡,周六周日都在上课,一个月光是补习费就要两万多。

同事都说阿海近两年肉眼可见的疲惫了,金融分析师的压力、房贷、一家人的大小开销、孩子的补习费用...大人拼命,孩子也拼命。

一天晚上,夫妻两人躺在床上,妻子对他说:让孩子受洗吧,名校要么基督教,要么天主教,多垫垫脚,确保万无一失。

阿海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孩子才五年级就已经这样,焦虑、竞争、压力笼罩着一家人,这像什么生活

为了孩子也为了一家人,阿海做了一个决定:移民加拿大。

小的时候,阿海曾经跟随父母在加拿大生活过一段时间,他在加拿大的学生时代,没有上不完的补习课,也不会像孩子一样整天整天的没有笑容,在加拿大,有更轻松的成长体验,有比现在更大的卧室、客厅和庭院,有更舒缓的生活节奏。

那是一种切身的成长体验。

两个移民加拿大真实故事| 年入80万的香港中产与国营单位程序员

2

阿斌 35岁,国营单位程序员

阿斌是学电子的,毕业后在一家国营单位写程序。在国营单位,搞IT就像炒冷饭,只要能听从领导的使唤,就能混下去。

阿斌混了快十年,自然清楚领导的脾性,吃吃喝喝吹吹拍拍,门清儿。

有一年,领导和一个工程师过不去,互相争吵冷战折腾了两个月,领导暗中叫人把那个工程师的工作给接了下来,等到那个工程师没什么利用价值之后,就叫他回家了。

在这件事中,阿斌虽然是局外人,但是对他的影响很深,阿斌认为自己就像是一个看杀鸡的猴儿,想着自己到四十岁的时候,面对满街“要求三十五岁以下”的IT人员招聘启事,到时候还能有饭吃吗?

两个移民加拿大真实故事| 年入80万的香港中产与国营单位程序员

后来领导又与其他人发生矛盾,一次无意间对阿斌说:对人就是要狠,才能混下去。阿斌的心感到一阵凉意,强烈的不安冒了出来,将来十年,自己在国内的环境里不知道哪一天会被怎么对待...趁着还算年轻,出国吧,移民加拿大。

阿斌回家和妻子商量后,妻子也同意了。之后一段时间,反而妻子更加在意这件事,打电话给社区问出国后社保怎么办,打电话给公安局问出国后是不是要注销户口,如果以后回国,户口如何恢复这些问题...

阿斌通过华美富斯特出国办理加拿大移民,各种手续办好,签证拿到后,终于出国了,举目无亲。

阿斌先是一个人登陆加拿大,在加拿大安省租了个房,最开始找了一家工厂,做流水线工人。后来有了基本稳定的收入后,阿斌把妻子孩子接到了加拿大,换了一个大房子。

早期的时候,阿斌对以前做白领的印象挥之不去,初到加拿大,白领专业的工作肯定不好找,不是不承认工作经历,就是语言问题。

后来是通过当地朋友的介绍,找到一份IT的工作,终于开始好起来了。

在做流水线工人的期间,阿斌也时常感到懊恼,但好在前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对所面临的的处境有一定的承受能力。

在加拿大认识了更多人以后,加拿大的一位华人朋友请阿斌为他做一个小项目,和另外一位华人博士合作,那位博士也是中国来的,在加拿大读了很多年的书,在一家IT公司工作。

通过这个项目,博士发现了阿斌的编程技能,于是就介绍了一个相关的职位,阿斌在博士的帮助下,成功通过了面试和笔试,顺利进入白领职业。

妻子和孩子过来后,阿斌决定不让妻子参加工作,由妻子在家带孩子。因为如果妻子去工作的话,孩子就得去daycare,算来算去,除了要多缴税以外,妻子打工的一部分钱还要交给daycare。

另一方面,自己的薪水加上加拿大的福利,已经足够一家人过上舒适的生活,妻子有更多时间陪孩子,能让孩子的童年得到更多的关爱。

两个移民加拿大真实故事| 年入80万的香港中产与国营单位程序员

几年下来,阿斌在加拿大渐渐习惯了。一家人守在一起,其实是很温暖、很容易过日子的,加拿大的味道,需要慢慢去品味。

加拿大好像是一杯清茶,苦也苦不死人。只要心平气和过日子,就会知道老实人不吃亏,会慢慢尝出淡淡的甘甜。

阿斌认为这种“清淡”非常适合他。在国内,人人都想做精英来换取某种保障,而在加拿大,每天工作8小时,即便是每周工作5天的labor工,一个人就能实现全家的生活保障。

在加拿大,孩子也不用那么紧张和拼命,照样可以上好大学,如果能够上医学等专业,那简直一辈子比90%的人都要过得好了。即便是一般的专业,也足够能够靠自己的能力过上好的生活。

阿斌在加拿大工作几年,攒了些钱,但他其实在国内实在没啥钱,所以还是不怎么买得起房子,想着国内早年买的房子已经赚了很多,一咬牙把国内的房子卖了,钱一部分拿来买了一套公寓,在加拿大终于也有了自己的房子了。

阿斌回国的时间很少,用他的话说是为了节省支出。有时候爸妈或者岳父母来探亲,阿斌也就周末带父母去本市几个景点走走,平时买东西的时候带他们一起逛街。更多的时候是阿斌上班,妻子利用这段时间找part time补贴家用,老人就带孩子,送孩子上下学,到附近社区玩,老两口倒是与几个华人家长很聊得来。

有时候阿斌会问妻子,跟他出国苦不苦?妻子说苦肯定会有,但是比起在国内上班工作难找,又辛苦,在加拿大能在家当家庭主妇,不用像国内动不动就加班,好了不知多少。

阿斌说,在任何一个国家或城市,生活都不会是完美的,自己的生活是自己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只能带着自己的决定,走下去。


近期活动

主题: 希腊房产投资分享会

时间:2019年11月16日14:00

地址: 深圳南山区科技中三路海王银河科技大厦1402

在线咨询

成功案例

热门项目

表单左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