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医生抢救前剪坏病患衣物被索赔!反观英国医患关系

时间:2017 / 09 / 27

事件回顾:

9月11日,李先生在工作时突然昏倒,随即被送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抢救。因抢救操作需要,两名医护人员将李先生的短裤和T恤用剪刀剪断,并随手将衣物扔到抢救室某角落。当地媒体公布的监控显示:当时至少有10人参与了抢救,情况也一度紧急。但好在抢救及时,患者情况出现好转,随后进了ICU,并在18号、也就是7天之后转入了普通病房。
 
直到17日,李先生的父亲声称医生不仅把儿子的衣物剪坏,还将短裤里的500元现金、身份证、银行卡等财物弄丢,要求医院赔偿1500元损失费并报了警。最终,医院答应赔偿1000元。

此事一出,舆论哗然,不少人甚至代入“农夫与蛇”的成语故事中,指责患者家属的做法。然而另一种社会声音却表示:道义归道义,医护人员剪衣服救人的程序没有错,但在处理患者剪破的衣物以及随身物品的方式上,“确实也存在疏忽”。
 
两种舆论反馈,都反馈了世道人心的基本面。当在社会的朴素认知中,原本不该苛责医护人员的行为屡屡发生,说明医患关系中应该存在的那种温情脉脉的宽容空间和基本的职业信任被严重压缩。
  

 

动辄得咎只会扭曲正常的医患关系
 
在中国,有这样一句名言:医者仁心,医者父母心。而接连爆出的恶性医患关系却让人产生疑问:中国的医生和患者之间何以从“救助关系”沦为“买卖关系”,有时甚至是“致命关系”?此类白色暴力让人不禁同情医生的遭遇,而其带来的一个后果可能是:医生在救治病人时,让自己免受患者及家属的责难,将取代谋求患者利益最大化的职业天性,成为第一行为考量。而在这种顾虑面前,显然没有任何赢家可言。
 

 

一位定居英国的中国网友描述在英就医经历
 
“我们很幸运,在英伦十多年没有发生医患之间不愉快的事情。据说,很多人也没发生。
”网友老山猫曾在国内从医,但是对英国的就医经历赞不决口,“太太得的慢性小病,虽然手术需要排队等待(这在英国是个不争的事实),但还是赞许医生和护士。手术前谈话,必须征得本人同意,并向病患详细介绍整个手术过程,需本人同意签字,这个我同意。我曾了解的有的国家医生在向患者家属交代情况往往用‘吓死你再说’的方式,真的是虐心!嗯,很重要的一点事,这里的护士对我们的态度真好,这让处于焦虑中的病患从心里上得到极大的宽慰,对病情又何尝不是一种良性的帮助呢?”

 

“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
美国医生特鲁多的这句名言道出了医生这一职业的“真相”。如何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

国外的医患现状是怎样的?他山之石,或许能带来一些启发——
 

 

借规则建立信任关系
 
西方医生地位的确立以及医患纠纷的解决与社会的进步、法律法规的完善分不开。事实上,西方社会也一直重视从伦理道德入手培育医疗行业的人文氛围。
 
“从摇篮到坟墓”,这个英国人常说的福利保障制度中,最离不开的就是医护人员。恰恰因为他们太重要,对于医护行业的尊重尤甚,而监督也最为严格。在英国,“送礼”往往是在病人出院之后,患者才送上一份心意,而且往往是一盒糖果、一张贺卡。即便如此,如果事先送上这类几英镑钱的礼物给医生,也往往让他们勃然大怒。
 
英国医患存在的方式与国内很不相同。因为,就诊患者没有费用压力,对医生的以权谋私就没有成见。患者直接与医生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很小。
病人对医生也是绝对地信任,在大的制度下不存在从制药企业“拿回扣”的问题,因为病人自己可以选择从哪一个药房买药,可以选择购买哪一个厂家的药品。
 
 

在英国当前医疗体系的大环境之下

 

英国的NHS(全国医疗服务)以免费医疗与制度健全闻名世界,是世界上最大的免费医疗体系之一,也是英国国家福利的重要制度。只要拥有在英合法居住权,即可享受免费医疗服务。NHS实行分级保健制:一级保健即基础保健,由GP(全科医师)和社区诊所等构成;二级保健是指医院,负责重病和手术治疗,以及统筹调配医疗资源等。英国医生的收入也很高,GP平均年收入在8万英镑(约合81万元人民币,在英国,年收入超过4万英镑算高收入者)左右。慷慨又合理的制度一度让很多发展中国家人民羡慕不已。
 
就算是一直被人诟病效率低下的GP,也会严格遵守医疗准则,给患鼻窦炎、咽痛扁桃体发炎以及感冒咳嗽的病人开抗生素可是违反行医条例的,感冒的确可以通过多休息自愈,一生病就开抗生素其实是一种滥用,于己无益。一旦医生违例,分分钟高收入工作不保,又怎么会以身涉险,别说过度医疗了,国内就医常见的X光透视、打吊针,在英国这边,那得是病得多严重才有的待遇。
 
 如若出现医患紧张关系,则诉诸第三方机构

英国的医患相对和谐,很少听到媒体有报道当地发生医疗纠纷。但是由人决定的事情就必然存在着差异化,一但发生小概率时间,英国是如何处置的? 
 
英国的医生与医院是雇佣关系,如果因为医生的诊疗导致病人受到伤害,医生必须直接承担法律责任。为了保护医生的合法权益,同时让患者得到合理的赔偿,英国设立了医师自助组织(MPS)。所以在英国几乎不会发生患者打医生,或者患者在医院‘吃相难看’的现象。
 
成立于1892年的MPS,是全世界最大的医生互助责任保险组织之一。目前拥有约29万名会员,会员专业几乎涵盖临床医学的所有领域。会员按期缴纳会费,所有会费都将用于处理医疗赔偿案件。MPS拥有超过百名专业律师和医学顾问,是一个非营利性质的独立机构。
 
MPS积极参与对医生的再教育,打击伪劣医疗机构、揭露庸医,不断淘汰不好的会员,提高会员的医疗和法律水平,保护更多的病人。在MPS的网站上,长期公布着约150种常见的纠纷案例,供外界分析和学习。对于那些从业医生来说,他们也会主动关注这些案例,汲取教训,防患于未然。
 
所以,在历史的推进中,不断完善的保障体系和民族特性,使得英国逐步形成如今的良性医患关系,这是社会极大的进步,值得学习和借鉴。
 
英国独立研究机构“福斯特医生”研究员托马斯·凯恩曾说,医患矛盾在英国、德国或瑞士一样存在,只是程度不同,并不是中国独有的产物,然而解决医患冲突,关键在于政府是否愿意花精力,负起更多责任。很多时候,国民素质的提高,也是基于安全、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之上的。